高層會議首提“增加公共消費”,釋放出哪些重大信號?
財經

高層會議首提“增加公共消費”,釋放出哪些重大信號?

2020年03月29日 21:21:25
來源:第一財經

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通過消費擴大內需,除了促進居民消費,還有一個選項,就是合理增加公共消費。

近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就指出,要加快釋放國內市場需求。擴大居民消費,合理增加公共消費。而“公共消費”一詞,在近幾年的高層會議中也是首次被提出。

公共消費亦稱“社會消費”,是指政府直接進行購買且消耗的公共產品或服務的支出,比如用于國家行政管理、國防、科學、文化教育、衛生保健、環境保護、城市公用事業和各種生活服務等方面的物質消耗。

公共消費既是國民消費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又能對居民消費起到帶動和激發作用。問題是,公共消費主要依靠的是財政收入,但在當前地方財力緊張的背景之下,應該如何“合理增加”?

帶動居民消費恢復活力

消費是推動經濟發展的持久動力。2019年消費對國民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是57.8%,已連續六年成為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第一“主引擎”。但疫情發生以來,消費受到巨大沖擊。

國家統計局披露的數據顯示,1~2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20.5%,其中,商品零售下降17.6%。出行類商品零售額下滑明顯,限額以上單位汽車類和石油類商品同比分別下降37%和26.2%;餐飲收入大幅下降43.1%;限額以上住宿業客房收入下降近50%。

民生銀行研究院研究員郭曉蓓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提高消費率,一個重要的途徑就是擴大公共消費。公共消費既是國民消費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又能帶動居民私人消費。因此,擴大公共消費可以直接和間接地提升消費率,從而具有化解宏觀經濟運行中矛盾和促進社會事業發展的雙重功能,有利于擴大內需。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劉哲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公共消費占最終消費支出的比重一直呈現出穩步上升的趨勢,2018年占消費比重達27.5%,金額達15.2萬億元,占GDP產值的16%左右。公共消費增長1個百分點,預計能夠直接和間接拉動經濟0.2個百分點以上。

劉哲表示,當前提出增加公共消費,是應對突發性疫情沖擊、促就業、保民生、擴消費的重要舉措。相對于居民消費,公共消費具有公益性、保障性和福利性的特點,用于提升社會的衛生保健、生態保護、基礎科研等方面的水平。

“公共消費的提升能夠對居民消費起到帶動和激發作用,在發生疫情、地震、戰爭等供給沖擊時,公共消費的增加一方面可以應對沖突的外部沖擊,另一方面也能帶動居民消費盡快恢復活力。”劉哲說。

公共消費增長可漸次展開

公共消費的資金來源是社會基金,即財政收入和提供產品或服務的非盈利機構。疫情之下,財政收支矛盾更加突出。財政部披露的數據顯示,2月份全國財政收入同比下降21.4%,這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又一低點。財政收入大幅下滑,但支出壓力不減反增,基層財政十分困難。

劉哲表示,在當前地方財力緊張的背景下,應采取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一是突破3%的財政赤字率限制,如果調高特殊時期的財政赤字率到4.5%,以解財政收入不足和支出增加的燃眉之急,預計將增加財政空間1.5萬億元左右。第二,優化財政支出結構,進一步壓縮不必要的行政管理費用支出,嚴格審批三公經費,抓住短期的主要矛盾,增加公共消費支出,尤其是保民生、保就業、穩社保、健全醫療衛生等方面的支出。

上述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已經做出了明確部署。會議指出,要加大宏觀政策調節和實施力度。要抓緊研究提出積極應對的一攬子宏觀政策措施,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適當提高財政赤字率,發行特別國債,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我國公共消費占最終消費的比重在25%~28%之間,就我國目前經濟社會發展的現狀而言,比重偏低。

盤和林表示,公共消費的比重應當建立在社會生產力和經濟制度基礎之上,隨著生產力水平和經濟技術的發展,公共消費比重的提高是必然趨勢。“考慮到目前我國經濟發展遭遇疫情打擊,用以財政收入為支撐的公共消費來刺激經濟,對于那些具有財政壓力的地區而言是具有很大困難的,因此公共消費的增長還是應該量力而行,漸次展開。”

郭曉蓓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擴大公共消費,不僅僅是量的概念,更重要的是通過擴大公共消費規模來推進基本消費的平等化,至少包括醫療、教育、住房等方面。比如通過調整公共投資與公共消費、生產性投資與消費性投資的比例關系以及公共消費結構,既有利于提高大多數社會成員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又能增強經濟增長動力,進而轉換增長方式,促進科學發展。

依依影院成年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