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科技財務數據與“官宣”存出入 產能過剩逆勢擴張或“走鋼絲”
財經

金丹科技財務數據與“官宣”存出入 產能過剩逆勢擴張或“走鋼絲”

2020年03月31日 20:10:02
來源:金證研

《金證研》滬深資本組 修遠/研究員 映蔚 洪力/編審

曾于2017年上市“折戟”的河南金丹乳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丹科技”),此番再度闖關資本市場,或前途未知。

反觀其身后,金丹科技合作的保薦機構及審計機構并非“省油的燈”,或難勤勉盡責。而作為金丹科技主要產品的乳酸,陷入產能過剩的局面,金丹科技募投項目卻逆勢擴張,或鋌而走險。而另一募投項目方面,聚乳酸市場的行業競爭加劇,眾多“分食者”相繼投產聚乳酸,其是否“重蹈”乳酸產能過剩的“覆轍”?是否遭遇產能消化的難題?或該打上問號。

一、中介機構“劣跡斑斑”,或難勤勉盡責

2016年9月-10月,世紀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興業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國中投證券有限責任公司等五家證券公司,相繼退出為金丹科技提供做市報價的服務。

此后,金丹科技三次解除對賭協議,最后一次解除對賭協議的日期為2016年12月19日,2016年12月22日,金丹科技首次申報上市招股書,距離最后一次對賭協議解除,僅相隔3天。

多家券商退出做市報價、對賭協議“臨陣”解除,金丹科技或“緊鑼密鼓”奔赴上市之路,然而其保薦機構以及審計機構多次未勤勉盡責,成為金丹科技難以回避的問題。

招股書顯示,此番上市,金丹科技的保薦機構為國金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金證券”)。

2019年11月13日,國金證券天津南京路證券營業部從業人員陳琛,因工作期間存在泄漏稽查辦案信息、干擾案件調查工作,以及替客戶辦理證券認購和交易問題,被天津證監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歷史上,國金證券同樣問題“纏身”,其分部、主管人員等皆受到處罰,其風控管理或存漏洞。

證監會公開信息顯示,2018年5月15日,國金證券因衍生品部國債交易過程中,投資決策和交易執行職能未實現隔離;投資管理部、衍生品部交易執行和風險監控職能未實現隔離;風控系統未完全覆蓋各類風險、各類業務等問題,被證監會采取責令整改措施的決定。

在2017年證監會開展的證券行業“自查自糾、規整規范”專項活動中,部分檢查對象暴露出違規問題,涉及合規風控未全面有效覆蓋、內部控制未有效執行、盡職調查不充分、信息披露有失準確完整以及后續管理未盡責等方面,而國金證券位列其中,被證監會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督管理措施。

2016年11月28日,國金證券作為安順虹陽國有資產運營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安順虹陽”)發行債券的受托管理人。履職期間,安順虹陽將募集資金拆借、將募集資金1億元放于非專戶,而國金證券因未按照要求對其及時督促改正,被貴州證監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督管理措施。

2014年12月22日,國金證券廈門湖濱北路證券營業部因在金融產品銷售中未制定相應的內控管理制度,合規管理缺失;未按照要求報告相應產品代銷情況,被證監會廈門監管局責令完善內控合規管理、加強員工執業行為監督、認真履行監管信息報告義務。

2013年5月3日,國金證券張勝、隋英鵬,作為四川科倫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時任保薦人,因未能勤勉盡責地履行持續督導義務,被證監會予以警示,同時被深交所通報批評。

除保薦機構外,金丹科技的審計機構也屢遭處罰,公信力或“大打折扣”。

作為資本市場的重要參與者,審計機構是企業信息真實性的保障者。而金丹科技的審計機構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立信”)卻因未履行好職責,屢次被監管層處罰。

據證監會公開信息,2018年12月20日,立信因存在出具存在虛假記載的審計報告、收入審計程序不到位、風險評估遺漏相關信息等問題,被證監會沒收業務收入95萬元,并處以95萬元罰款。

據證監會〔2018〕78號行政處罰決定書,2018年8月6日,立信作為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財報審計服務機構,因未勤勉盡責,出具了存在虛假記載的審計報告,被證監會沒收業務收入90萬元,并處以270萬元罰款。

據證監會2017年6月23日發布的公告,立信作為浙江步森服飾股份有限公司、廣西康華農業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資產重組的審計單位,因在審計過程中未勤勉盡責,虛構核實函證對象收件地址的審計程序;未能發現銷售收入、應收賬款造假的事實;未實施恰當的審計程序等問題,被證監會沒收業務收入45萬元,并處以45萬元罰款。

據財會便[2017]38號文件,2017年5月23日,立信向財政部及證監會提交針對近年來被證券監管機構立案調查的4宗案件的整改報告,報告列明了其需要整改的10個方面近40項問題。經核查,整改后的立信在質量控制和一體化管理等方面仍然存在隱患。

據證監會2016年4月15日發布的公開信息,在2015年度審計、評估機構檢查處理情況中,立信因在內部治理和項目執業質量等方面總體上有所改善,但仍然存在一些問題,被證監會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據證監會2014年4月18日新聞發布會,立信曾為年報信息披露存在問題的公司提供年審服務,證監會要求立信對所存問題予以糾正和改進。

據證監會〔2016〕114號文件,2016年11月7日,立信擔任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財務報表審計機構,因未對銷售與收款業務中已關注到的異常事項執行必要的審計程序;未對臨近資產負債表日的非標準價格銷售情況執行有效的審計程序等,被證監會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沒收業務收入70萬元,并處以210萬元罰款。

不濟的是,金丹科技的環評機構也頻頻被處罰,其環評質量或堪憂。與其合作的兩家環評機構均遭“拷問”,其中一家還被納入“黑名單”管理。

據周口市環境保護局數據,金丹科技“年產40萬噸淀粉、20萬噸高光純乳酸工程”的環評機構是河南金環環境影響評價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環環評”)。

三門峽市生態環境局公開信息顯示,2019年5月5日,金環環評因編制的4個環評報告中,存在涉嫌公眾參與造假;與政策、導則不符;源強、工藝及產排污結論不可信等問題,被三門峽市生態環境局通報批評,納入黑名單管理;對相應編制的負責人采取通報批評、記入誠信檔案,并納入黑名單管理。

平陽縣政府公開信息顯示,2019年3月4日,金環環評因2019年1月編制的《溫州唐格包裝有限公司年產5000噸復合彩印編制袋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中,存在環境標準適用錯誤、項目位于環境功能區劃中環境優化準入區等七項問題,被溫州市生態環境局平陽分局通報批評,且其2019年3月份及第一季度環評單位被考核為不合格,同時其平陽縣業務負責人被約談。

據洛陽市生態環境局數據,2017年8月24日,金環環評因編制的《宜陽縣萬禾養殖場年出欄30000頭生豬項目》現狀環境影響評估報告中,存在公眾參與調查表統計過程不認真、公眾參與人員出現重復現象的問題,被洛陽市生態環境局在全市范圍內通報批評,責令限期整改六個月,且限期整改期間,全市各級環保部門不再受理該機構編制的環評文件審批申請。

除金環環評之外,與金丹科技合作的另一家環評機構也未能“幸免”。

周口市環境保護局公開信息顯示,金丹科技“年產80噸一次性食品級聚丙烯塑料口杯建設項目”的環評機構是湖北黃環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黃環環保”)。而《金證研》滬深資本組曾在《嘉必優再擴張或隱瞞真實“產能” “供銷一體”采購數據存疑》中提及,黃環環保存在“黑歷史”,曾因信用等級低被通報批評。

與其合作的中介機構“劣跡斑斑”,金丹科技是否能“獨善其身”?不得而知。

二、乳酸產能過剩,募投項目逆勢擴張存隱憂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金丹科技業績表現并不理想,凈利潤增速坐“過山車”,且其主要產品產能過剩,金丹科技反逆勢擴張,令人困惑。

據同花順iFinD數據,2013-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金丹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6.16億元、6.12億元、5.7億元、5.86億元、6.52億元、8.02億元、4.13億元,2014-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0.56%、-6.96%、2.83%、11.37%、22.94%。

2013-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金丹科技的凈利潤分別為2,567.94萬元、3,716.48萬元、3,604.98萬元、5,358.01萬元、4,779.6萬元、8,318.82萬元、5,718.88萬元,2014-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44.73%、-3%、48.63%、-10.8%、74.05%。

此外,金丹科技的3家子公司中有2家連年虧損,或系“拖油瓶”。

2017-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子公司河南金丹環保新材料有限公司的凈利潤分別為-79.31萬元、-312.92萬元、-211.18萬元;同期,子公司金丹生物新材料有限公司的凈利潤分別為-161.98萬元、-279.45萬元、-249.78萬元。

此次上市,金丹科技擬募集資金3.09億元,用于“年產5萬噸高光純L-乳酸工程項目”。

然而目前全球及中國乳酸產能均處于過剩的“窘境”,金丹科技本次乳酸擴張或非明智之舉。

據江南大學甄光明發表的《乳酸及聚乳酸的工業發展及市場前景》,2014年,國內乳酸市場約7-8萬噸,年出口量約4-5萬噸,但產能已超過20萬噸。遠非傳統乳酸市場所能消化,也超前于聚乳酸工業的發展。

且上述文章還提及,到了2015年,國內乳酸共計約有11-12萬噸的需求,但國內乳酸廠產能已經到達20-25萬噸,超過市場所能負荷,行業競爭激烈。

到了2018年,國內乳酸產能過剩的情況或并未改善。

據招股書及援引自IHS Markit的統計數據,截至2018年9月,國內乳酸產能為27.8萬噸。而截至2018年年末,國內乳酸產量為12.1萬噸。若按照截至2018年9月的產能計算,2018年國內乳酸產能利用率約為43.53%。這意味著,倘若9月后國內乳酸累計產能有所增長,其實際產能利用率會更低。

需要指出的是,金丹科技存在境外銷售。2016-2019年上半年,金丹科技境外銷售收入分別為2.08億元、2.39億元、2.69億元、1.34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5.77%、36.76%、33.62%、32.52%。

然而,全球乳酸同樣面臨產能過剩的局面。

據金丹科技2019年5月10日簽署的招股書,美國嘉吉公司下屬的Nature Works目前擁有22萬噸L-乳酸的生產能力,約占全球乳酸總產能的24%。由此計算所得,截至2019年5月10日,全球乳酸產能約為91.67萬噸。而截至2018年年末,全球乳酸產量僅為52億噸,實際產量遠低于產能。

雪上加霜的是,目前,乳酸行業“巨頭”科碧恩-普拉克公司生產的乳酸約占全球50%-60%的市場份額,而中國生產的乳酸約占30%的市場份額。

在國內外乳酸產能過剩的情況下,金丹科技本次募投項目卻“逆勢”擴張,其新增的產能或難“消化”。

而問題不止于此,另一募投項目同樣難掩產能過剩的事實,逆勢擴張或顯“莽態”。

據招股書,金丹科技擬募集資金5,262.18萬元,用于“年產1萬噸聚乳酸生物降解新材料項目”。

且金丹科技在招股書表示,乳酸單體經脫水縮聚形成的高分子聚合物即聚乳酸,在眾多領域都具有廣闊的應用前景。不止如此,結合全球以及國內乳酸消費結構變化情況來看,聚乳酸有著遠高于其他應用領域的年均復合增長率。

甄光明發表的《乳酸及聚乳酸的工業發展及市場前景》也指出,國內外聚乳酸的需求量均不斷上升。預計2020年,全球聚乳酸的市場將達到30-50萬噸。

而前景明朗的市場,往往容易吸引分食者。《金證研》滬深資本組研究發現,眾多企業紛紛投身于聚乳酸擴產,對于金丹科技而言,或“四郊多壘”。

據商務部投資項目信息庫2016年9月18日發布的信息,長春市將計劃建設年產21萬噸聚乳酸項目。且其預測全球聚乳酸產能將從2011年的18.2萬噸攀升至2020年的72.1萬噸。而國內的產能預計將接近一半,超過35萬噸。

秦皇島經濟技術開發區招商局于2016年5月23日發布信息稱,秦皇島經濟技術開發區與中歐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將建設兩條10萬噸聚乳酸生產線。

到了2019年,國內各地區擴產聚乳酸的形勢,或仍“升溫”。

據山西省政府于2019年5月18日發布的信息,長冶市長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將投資9.6億元,用于建設聚乳酸項目。

據內蒙古興安盟經濟技術開發區于2019年6月13日發布的信息,興安盟經濟技術開發區玉米產業園擬投資建設100萬噸聚乳酸項目。

據海陽市政府于2019年10月8日發布的信息,山東同邦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年產20萬噸聚乳酸項目,已進入環評文件第二次公示。

廣西南寧市政府于2019年11月8日發布的信息顯示,崇左市政府與浙江友誠控股集團將建設以甘蔗渣為原材料的年產50萬噸聚乳酸項目。

也就是說,僅上述提及的2019年聚乳酸項目,其擴產產能已達170萬噸。若上述項目均成功開展,未來是否能否消化這新增的聚乳酸產能?尚未可知。

面對行業競爭加劇、產能過剩的情形,金丹科技或遇產能消化難題,而其面臨的問題遠不止于此。

三、財務數據與“官宣”存出入,員工大專以下學歷占比超六成

值得關注的是,金丹科技招股書數據與官方數據“打架”的問題也“浮出水面”。

據招股書,2016年,金丹科技母公司的利潤總額及凈利潤分別為6,074.51萬元、5,404.56萬元。

然而,市場監督管理局數據顯示,2016年,金丹科技的利潤總額及凈利潤分別為5,715萬元、5,099萬元。這意味著,招股書披露的利潤總額及凈利潤金額,比“官宣”分別多出359.51萬元、305.56萬元,令人費解。

且招股書及2017-2018年報顯示,會計政策變更、會計差錯更正及合并范圍變化等方面,或并未影響上述利潤總額、凈利潤數據“打架”的情況。

另外,作為高新技術企業,金丹科技員工受教育程度偏低,或成為其頭頂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金丹科技員工人數分別為640人、666人、808人,883人,其中大專以下學歷人數分別為409人、422人、516人、562人,大專以下學歷人數占員工總數的比例分別為63.91%、63.36%、63.86%、63.65%。

九層之臺,起于累土。對于即將“登陸”資本市場的金丹科技,日后能否經得住檢驗?或交給時間。

依依影院成年在线视频